网上闲人

SIN (隆米)11

他怎么知道我是在看谁呢?我扭过头,瞪了一眼拉达的背影,再转回来,这才发觉在整个台上也就只有那个男人最惹人注目,一件白色毛皮领子的夹克敞开 着,上边不知道镶了什么东西还闪着银色的光芒,里边什么都没穿,露着结实性感的胸膛和腹肌,下边一条紧身的皮裤,腰间是一条铁锁链造型的腰带,一直垂到小 腿……他的举手投足都惹得台下一片女人尖叫,他的嘴角毫不吝啬地展现着最勾魂的笑容。
是的,曾经在某个地方,我曾经那样接近过他,以至于把他的五官都印在了脑海里。四年的光景让他长高了,也变强壮了,却没有阻止住我认出他来。米 罗,那个吃了我一顿饭,偷了我一辆车,扔给我两只狗,发誓要还我钱的小男孩,用了仅仅四年,长成了一个性感男人的样子,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台上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我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喝了几杯酒之后,我决定回家。

 

“怎么了?不玩了?”得知我要回去的消息,潘多拉从角落的一群客人中走了过来,“我这里的姑娘不合隆哥的胃口?” 
“不是啦,潘姐,”我拿起大衣,“是您今晚不赏脸,我对别人就没什么兴致了。” 
“切,就你会耍贫嘴,”潘多拉一笑,风情万种的,凑到我耳边用别人都听不见的声音,“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儿啊,这种事不用不好意思说,刚才拉达都给 我指过了,那小子长得就是挺好看的。中意的话,我让他在房里等你,放心,不会让别人知道的。” 
她的手指在我胸口一戳,把我推开,还没等我制止,就朝后台走过去了,一边走还一边回头冲我摆手,示意我坐下不要走。

有时候别人太关照你的生活,也确实不是件好事。我坐在沙发上,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酒,想着一会儿见到米罗应该说些什么,那会儿他还是一个小孩子,我 可以冒充大人的口气教训他吓唬他,可是现在他差不多和我一样高了,我该怎么和他说话呢?想了半天,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干吗要这么紧张呢,是他欠了我的钱,又 不是我欠了他的。

那应该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情,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潘多拉到了后台,走上楼,也没听见她一路上跟我说什么,只是到了一个房门前,她站住了,我也 就跟着站住了。
“这是米罗的房间,你进去吧,我跟他说了,让他好好伺候你,”潘多拉说完,替我敲了门,里边有人应了一声,随后而来的脚步声,有人把门打开了。
“你们玩儿着,我下去照顾场子了,”潘多拉看了看我们两个,转身走了不再打扰我们。
他已经换了一身普通得休闲服,笑着说了一声潘姐走好,就把房门全都敞开。看了看在门口抱着大衣的我,侧过身子把我让进屋里。
门在我身后关上了。我看着这个屋子,一个简单的房间,一些基本的家具和电器,虽然不高档却收拾得蛮整齐,而且屋外还有一个阳台。

“没想到吧,又见面了哦,”他在我身后学着那天我的语气,而声音已经和他十四岁那年有些不同。
“是啊,你都……”我把衣服挂在门口的衣架上,转过身打量他,“长这么高了。” 
“其实我刚才就看见你了,”他走进屋子,从一个小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我,“看不太清楚,就没敢认你。” 
“你的拉丁舞跳得很不错嘛,”我找到屋子里仅有的一个沙发坐下,“老大也需要抛头露面的挣钱吗?” 
“当老大才需要挣钱呢,”他把灯拧亮了一些,蹲在床头柜边上拉开抽屉找着什么,“把自己饿死了怎么当老大啊。” 
“看来你手下的兄弟需要好好调教了,”我笑着,看到他翻出一个东西,是一张支票,我接过来一看,金额的地方是空白的,最下边是我的签名,“你怎么没用?你不是要去救人吗?” 
“用不着了,”米罗笑了笑,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到医院的时候,我爸刚咽气。他的癌症是晚期,医生说继续治疗也只是延长几周的生命,可我就 是不甘心,其实再多的钱到那会儿也没用了……” 
“那,你家里其它人呢?” 

“我妈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我爸把我带大的,他死了之后,就剩我一个人了。” 
“那你这些年——” 
“去外地到处打工咯,一开始人家嫌我小都不要我,过了两年就好了,现在还能喂得饱得自己。”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宁可拿着这样一张支票,还要费劲辛苦的自己去打工,我没有往下追问,因为他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他并不对那时候的选择后悔,至少他现 在还能笑得出来。
“你吃饭了吗?”忽然间他问我,打断了我的思路。
“嗯,算是吃了吧,”我把支票揣在兜里,站起来,双手插着口袋,“你还没吃?” 
“没有呢,我煮速食面你要不要来一点儿?”他说着,从柜子里翻出一个电热锅,接上电源放进水和面饼,“我煮的味道可是非常非常好的哦——” 

诚实的来讲,我的记忆中从来不知道速食面是什么味道,只是刚认识苏兰特的那会儿,经常能在他的办公桌上发现速食面的盒子,不过这种现象在他来我家 吃饭之后就彻底消失了。如果我在家里吃这种东西的话,我家的厨师们一定会觉得那是奇耻大辱,估计连跳楼的心都会有。
“好啊,我好象也有点儿饿了,”我笑笑,走过来坐在床边,看着里边冒着小气泡得水,似乎真有一阵阵香味儿飘过来,“好象不错样子哦。” 
“当然了,我不会骗你的——”米罗拿过盖子,把锅盖上,坐在我旁边,和我一起眼巴巴地等待。
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当我意识到我们坐的这么近,正想着往边上挪挪的时候,锅里的水咕嘟咕嘟的开始响起来,水冲击着锅盖就要冒出来。我赶忙一伸手, 想把盖子拿下来,没想到却笨手笨脚的被烫了一下,不过还是拎着盖子往旁边的椅子上一放。

“靠——”我吸了一口气,看着食指上被烫红的那一小块,往下看,又看到了手掌上那条伤疤。真是邪门了,为什么我只要一遇到他,不是被刀子划到就是 被热水烫到呢?
“烫到了吧,给我看看,”他抓过我的手,看了看,“我给你拿药膏——” 
“不用了,米罗,”我拉住他的衣服,“没关系,不疼。”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