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闲人

[长兄]珊瑚(1)

そら:

•长兄松
•ooc,虐注意
•强行忽略部分常识注意
•虽然是oskr但好像被我自己逆cp了。

〈一〉
珊瑚。
松野空松目前还无法诠释这个词。尽管他已经继承家业成为了一名珊瑚雕刻师,但从小到大他看到的珊瑚,或者珊瑚雕,都已经被迫离开大海,带着湿淋淋的即将褪去的大海气息,死气沉沉地摆在不属于它们的陆地上。
它们都没有资格诠释这两个字。因此珊瑚对空松来说,还是一个模糊不清的概念。
——直到空松乘上船来到这片海域。
他从未见过那么大的红珊瑚,长在浅水区的红珊瑚。在靠近沙滩的地方,阳光温柔地折射在水面上,透过金色的波纹可以看到蔚蓝的海底,像是玻璃或者蓝色的水晶,温柔地包裹着一丛红色的珊瑚。
那是一丛一人高的红珊瑚,在波动的水底,随着水纹看起来就像在舞动着,带着某种活力,甜美的、活泼的,甚至堪称暴躁的活力。
蔚蓝的大海竟然有一颗红色的心脏。

两个随着空松而来的挖珊瑚的青年已经打听清楚了,这株红珊瑚是名贵的阿卡红珊瑚,罕见地长在了浅水处,但当地居民却没有人将它挖出,因为这株珊瑚似乎有某种——他们称之为“神性”——就算是大力士也无法将它挖出。
空松沉吟半晌,说道:“请让我试试。”
从船上沉入水底的瞬间,可以从蔚蓝的海里看到阳光。天空和水是一个颜色的,因此与蓝色不同的阳光在水面的纹路可以看得很清楚。
克服水中过大的阻力转过身去,就可以看见那株珊瑚。
红色,热烈甚至堪称暴力的美丽。大概用它来诠释“珊瑚”二字是最为恰当的。那种在水底招摇,堪称暴力的活性和姿态,完全打破了空松的心,然后融入碎片之中,赋予“珊瑚”意义,赋予空松意义。
水不深,空松很快就到达了水底。因为靠近岸边,水底都是软软的沙子。空松踩着沙子,一摇一摆地靠近那株红珊瑚,伸长手抓住了它。大概因为是在水里,那珊瑚的触感柔软得不可思议,光滑得就像是人类的皮肤一般。空松惊讶于此——但这仅仅是一个瞬间而已,他的双手握住了珊瑚的两端。
“Hey,honey,愿意和我走么?”空松在呼吸面罩后含糊不清地开口,吐出一大串泡泡。这让他看起来十分滑稽,像一条蓝色的鱼一样。随即他又去审视自己的姿势。得了,他和这块珊瑚简直就像是在海底共舞——那就让它实现吧。
空松眼里的一切都被那一大片的红色燃烧殆尽了,连意识也被搅得模糊不清。珊瑚的热度从手上、或者隔着海水传了过来,让他能够感受到另一个生命——在海底和他共舞。

再反应过来时,空松已经抱着珊瑚浮在船边了。

〈二〉
他是一块珊瑚,在遇到松野空松之前。
当然,在遇到松野空松之后,他还是一块珊瑚,但也不只是一块珊瑚了。
——他还被雕刻成了一块珊瑚雕。
这看起来像是玩笑一样,但对于珊瑚来说其中的含义绝不一般。这个会在水下用好笑的姿势对着一块——人类认知中应该没有生命的——珊瑚说出那样的话、对他发出邀请的男人,的确是让他感觉到了特别——像是被当成人一样平等对待,因此他才任由对方将他带出。
结果他没想到对方竟然在他身上动刀子。尽管这样的疼痛对于常年被大海的波涛一点一点磨去的他来说的确没什么,但他根本无法容忍,那家伙将他带到陆地上,竟然就是为了将他做成珊瑚雕?
这让他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然而,他也只是块珊瑚而已,他没有手和脚,无法反抗这个男人对他动刀子。空松雕刻工作刚开始的那几天,他的确有想要弄死这个欺骗他的家伙的想法,或者让他失去意识成为一块普通的珊瑚。
苦中作乐的他唯一的安慰大概就是空松工作室良好的环境了。
空松的住所在近海的地方,工作室更是在二楼视野最好的一间房间。不知道是不是主人的性格原因,房间的装修十分明亮。朝海的一面是大而明亮的落地窗,最好的阳光从海的那一面缓慢地流动、落在房间内那些光滑而又精美的珊瑚上,让它们在闪着光的同时展现最本我的色彩。因为近海,往稍远的地方看去就可以看见斜对面黑灰色黝黑的峭壁和岩石,还有一层一层卷来的蔚蓝色的浪花。
这倒是珊瑚从来没有见过的视角,毕竟在海里和岸上看海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受。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片海的颜色在两种视角内都是一样的蔚蓝色。
每一天被空松雕刻时,珊瑚都只能以看风景来消磨自己心中的怒气。再过了一段时间,珊瑚的注意力就渐渐改变了。
从大海到神似大海的人。
空松的眼睛是和海一样的蔚蓝色,但更加通透,非要形容的话应该是阳光下的海,而其中的情绪使那双眼睛多出了大海所没有的活力。
日后的很多很多日子里,当珊瑚提及空松的时候,第一和想起的,总是那双干净又明亮的眼睛。它们象征着的——或许是——珊瑚一生的信仰。

当注意力一点一点转移后,珊瑚注意到了更多的东西。比如空松的手,结着薄薄的茧子,不轻不重地按着珊瑚的表面,带来一种钝感。
慢慢的,珊瑚的全部意识都集中在这个工作的人身上。不论是雕刻时他专注的神态还是过于困倦而趴在工作台上小憩的睡颜,都尽收眼底。不管珊瑚愿不愿意,空松已经占据了他全部的生活,并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还要彼此做伴。
相处得越久,他对空松就越没有抵抗力。
就像是空松身上还没来得及散发出来的味道,大概是蚀骨的香味,粘腻地附着在他那些细小而恼人的缝隙间,干扰着他的意识。从生理的层面上来讲,这玩意儿应该叫“荷尔蒙”,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可以赋予它一个更别致的名字——
恋人。

[T.B.C.]
惯例来嗑唠一下。
本来预订中秋写完,然而沉迷游戏,这是我的锅没错。
化人是肯定的,长男那么帅x
太久没写文我的文风仿佛变了质。
长度未知,如果可以我会多发点糖的!虽然说是虐但结局应该是普通结局x
手机无法复制粘贴,手打tag如果错了还真是见笑。

评论

热度(12)

  1. 网上闲人そ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