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闲人

[米罗中心/粮食/全员]天之痕 20 by 昕月

青冥:

第二卷

 

 

2.1 苍澜 上

 

 

“您为什么要拒绝苍澜军入境,苍澜国为了表示诚意出动王牌部队在内的十万大军,您竟然只让他们在皮尔索斯山谷阻击青砂国第十一军团,并将苍澜军兵力情况传递给青砂军,您这样做究竟有什么目的,未免太随意妄为了,苍澜国政府已经表现出微词,认为我们怠慢了两国之间的合作和信任关系……”穿着白色滚海蓝色边军服的金发女子脸色微愠说道,剪裁合体的军服恰当了展示了她年轻而曼妙的身材,一头秀美的金发披散到腰间,额前覆着刘海下眉眼盈盈,让人过目难忘,与她此时有些咄咄逼人的语气形成鲜明对比。

 

“这番话到底是朱利安陛下的意思,还仅仅是你个人的以为?”男人坐在沙发上,对这样已略带责备和挑衅的语气不以为意,他已经卸去战甲,换上了墨蓝色军服,军服上金色双排扣闪烁着点点光芒,他修长的手指慢慢抚过身边的剑刃,剑刃上浮现出点点寒光,映合着男人脸上的青铜面具,让人不得不生出冷意和恐惧……

 

“你……”即使隔了有丈许的距离,年轻女子仍然感到眼前这个男人……不……这是个青面獠牙的怪物,他身上所传递出来强大的压迫力,和朱利安陛下所具有天生的高贵威严的压迫之感不同,那简直就是地狱之中爬出来的恶鬼,她已经可以看到索罗王朝的未来,在这个恶鬼的挥手之间,沦为遍布血与火的修罗场。

 

“陛下已将一切军务授权于我,看来这是狄蒂丝阁下您的见地和疑惑,可是狄蒂丝阁下又是出于什么理解或是有什么权力来评断我这个军队总指挥的统筹与布局,不过如果真的是对作战指挥有利,我会谦恭得接受采纳,可是您的意见却充斥太多了个人的武断与片面之见,实在不得不令人想到是阁下您其实是对我个人的不满和偏见,在这样的情况下,狄蒂丝阁下您先要清楚自己的身份,然后再想想是不是可以来这样自以为是、指手画脚?”

 

“海龙,如果你利用朱利安陛下的信任而再胡乱非为、让整个索罗王朝都因为你背上累累血债,那么你要做好接受众神的惩罚准备,因为你所做的一切,天上的神邸都看在眼里……”

 

“那我倒要看看,现在这样做会接受神怎样的惩罚?”狄蒂丝感到有冰冷的感觉袭向自己的脸庞,那种宛若被毒舌的信子舔上的感觉从脖颈间传来,男人伸出手抬起她的下巴,她竟没有力气挣脱,抬起头那张生硬的青铜面具此刻离自己只有咫尺之遥,那是张感受不到任何感情的面具,她感受不到眼前这个男人的任何情绪哪怕是一点点被激起的怒意,这张面具到底覆盖了一张怎样的容颜?他到底有什么目的,要这样一步步得把索罗王朝带进纷争的漩涡,而他到底用了这样的手段能欺瞒住朱利安陛下从而交付他一切的信任和巨大的权力,迟早有天她会揭开他的面具,剥开他所隐藏的一切……

 

“第六师‘海之魔女’苏兰特参见海龙将军阁下。”门口出现的青年身影打破了屋内的僵持,男人松开了自己的手,青年有着淡金色的头发,脸部线条柔和,而随身携带的长笛让他整个人笼罩了与众不同的文艺气息,但这些并没有减少他身为军人的气质,身着海蓝色的长款军服让他更增添了一份优雅从容之美,他看着和狄蒂丝差不多年纪,随后他望向狄蒂丝微微颔首,后者接受到他传递来的信息后,扫了一眼男人后转身离开。

 

“禀告海龙将军阁下,接到第四师‘魔鬼鱼’急报,苍澜军已到达皮尔索斯山谷,而青砂第十一军团离皮尔索斯山谷也只有两天左右的路途,和您预测得差不多,第十一军团虽然做了掩饰但是估计实际兵力不会超过六万,在已知对方情报的情况下,青砂军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冒险和轻敌?”苏兰特说道,其实他和狄蒂丝的疑问差不多,虽然对苍澜国加入想分一杯羹的行为有些不齿,但是苍澜军现在从表面来说还是盟军,面前的这位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做出这样的安排,而青砂军这样的安排也实在有些匪夷所思,如若这样状态下苍澜军击败了青砂军,那么他们就更有资格向索罗王朝谈条件了,但是如果苍澜军败于青砂军那么就……难道面前这位就是想到这个才做出这样的安排,可是他怎么会知道苍澜军一定会败?当初苍澜国政府提成结盟他可是赞成的,而且还是极力促成的……

 

而且青砂军的安排却是更诡异,虽然没有和撒加交过手,但这位更是个老谋深算的厉害角色,连幽暝军三巨头都被算计过,难道撒加其实对这场早已了然于心、志在必得,那这一切会以怎样方式来实现?这真让人不得不好奇……

 

“那就好好看下吧,这必是场可以记入历史的精彩之战,苍澜军需用这场战役来证明和我们结盟的诚意,而青砂军也必以为是突破之口从而全力以赴,回复魔鬼鱼关注好战局,他那里可是击溃青砂军的揭幕战,如果战败他该知道怎么做……”男人的声音在说这一切依然听不出什么情绪,常年在面具的遮掩下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感受不到他的任何喜悦和怒气,他就这样主宰了索罗王朝这么多年,开始朝中对他的反对声十分严重,而他仅仅就用不到三年的时间扫平了困扰索罗王朝数百年的周边海域海盗问题,当然他的手段也十分残酷暴烈,海盗们任谁听到“海龙”这个名字无不噤若寒蝉,仿佛对恶鬼般畏惧,而且在朱利安陛下集中军权的过程中也正是他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带兵迅速剿灭反对派的叛乱,否则第六师的指挥官位置也轮不到自己,还是掌握在旧领主手里,或者可以这么说,没有这个男人索罗王朝很可能还像一样萎靡不振,根本不可能和苍澜国、青砂国抗衡。

 

“属下领命……”苏兰特尽管内心有许多疑问但是行礼后他转身离去,但是现在他可不想和眼前这个男人去交流什么,现在他所做的就是服从,看着这个男人所布控的一切是不是会如期展开,至少他只能暂时相信这个男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索罗王朝,只能这样……

 

“这份已推迟很久的祭礼不知道可否满意?虽然那本该是你所带领的军队……”男人拿起长剑喃喃自语,挥手带起一阵剑光凛冽,裂星是柄独特的长剑,据传是天地初成之时,创世之神遗落大地的神器碎片数万年后被发现所铸造的,原本是一柄在熔炉里锻冶,却生成两柄剑,古人称之为“破穹”和“裂星”,据传有劈裂苍穹、击碎星辰的神力,而正因这样的传说为了争夺这两柄剑上演了不少血腥纷争,后来被封藏陪葬入王陵,因机缘取得了这柄“裂星”,虽然是罕见的好剑但是传说的神力却没有发现,他想是不是古人的想象力和原始崇拜人为扩大了这剑的能力,其实真正能体现剑的价值不是剑本身有多神奇的传说或历史,而是使用剑的人的能力,他曾以为世上能和“裂星”一较高下的只有那柄“破穹”,可是却没想到苍澜国的那柄“流火”却让他充满期待,那种期待不是以前那种充满竞争和野心的期待,而是等着成长和信任、支持的期待,而这样的期待却再也不存在了……

 

短暂的情绪浮现后男人的表情恢复了平静,苍澜军不过整部剧的前章而已,也只是送给故人推迟多年的祭品而已,而青砂军,他脸上浮起了自信的笑容

 

撒加,你其实也等了很久对吧……

 

而此时米罗走出营帐,有些无聊得找到一处空旷地坐下,深夜里四周一片静寂连鸟兽都已栖息,抬起头唯有那片星空璀璨,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么辛苦得赶路却一丝困意都没有,难道是因为以前太清闲的缘故,还是越来越靠近苍澜国土的缘故。

 

苍澜王朝啊……

 

那个已远去多年的记忆现在忽然清晰起来,和青砂多山的大半国土不同,苍澜王朝无疑是整个大陆拥有最肥沃土地和物产的国家,那里大部分地区四季如春,尤其他们的都城苍龙更是个风景如画的城市,米罗依然记得每次去都城里那金碧辉煌的宫殿、金晃晃得刺眼,他记得那些皇族身上都佩带着那些镶满黄金以及各色宝石的,那些或是肥厚或是脂粉过浓的脸,那些献媚那些虚伪那些昏庸那些腐败……

 

“这座金子堆砌的城堡,看似无坚不摧,可是也许只要轻轻一掌……”米罗记得父亲说的这句话,他仰起脸,看得到父亲眼中的疑问和无奈,后来他明白了那样的无奈,因为内部势力斗争永远比外部侵略来得可怕……

 

所以在那之前,活下去绝对是米罗心里最大的目的,不顾一切活下去,一切皆有可能。

 

过去的一切都不在重要,无论他如何想去做什么,可是什么也无法改变。在他还是婴儿的时候,他就跟随着父亲,如果没有那场变故,他也许正穿着苍澜特有的红黑军服,而身前是父亲的身影,然后回头,相视一笑。

 

在刚到青砂国的那几年,他经常做恶梦,梦见自己的父亲受尽酷刑,却还是告诉他要忘记一切,所有关于苍澜的一切,他的身份、他的家族……

 

可是他怎么能忘得掉?

 

他身体里流淌着是苍澜国最坚贞最勇猛最善战男人的血液,那个男人为了苍澜的安宁奉献出一切,而结局却如此惨淡。

 

所有的美好在十二岁那年就彻底终结,一切都已经终结,他的父母、他的家人,所有的所有都沦为了苍澜皇族权力斗争的牺牲品。从那刻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要去得到些什么,所以不顾养父的反对去了军事学院。

 

父亲,您要原谅我,因为现在那个国家既不是你热爱的苍澜,也不是我期待的苍澜,那么唯有毁灭它,一切才会重新开始。

 

眼里有微热的液体在涌动,米罗闭上眼,仰起头,很久没这样情绪波动,这样的情绪在穆和艾欧里亚面前都要收敛,可是在这样一个深夜,却无端得要爆发出来。


评论

热度(32)

  1. artscoo海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2. 网上闲人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