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闲人

替嫁新娘 (2)

“加隆!” 

有人大喊着加隆的名字向他奔来。 

加隆转头一看,原来是前来参加婚礼的几个观礼贵族中的一个,艾奥里亚·德·佩里森伯爵。他先前跟加隆一道站在城堡的城楼上了望,还跟加隆打赌,说他的哥哥,前去迎接新娘的艾奥里斯·德·杜朗侯爵一定能够把新娘按时送到城堡。在加隆冷冷一笑离开后,他还站在那里张望。 

此时,艾奥里亚几乎是象长了翅膀一样飞奔而来,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灿烂如夏日的阳光,让加隆觉得刺眼。 

“加隆!我看到马车和卫队了!” 

在听到艾奥里亚这样说的同时,加隆听到了雷鸣般的马蹄奔腾声。他仰起头,凝神眺望,穿过敞开的城堡大门,视线所达之处,尘土飞扬。 

“真的赶到了。”他喃喃自语道,心中却并无多大的意外。只是有些好奇卫队是以怎样的速度绕行四十里还能赶到。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我哥哥是一定能赶到的!”身旁的艾奥里亚兴奋地说个不停。 

加隆没理他,盘算着是就站在这里等新娘,还是回教堂里等。想了一下,他动了一个坏心眼,他实在是急不可待地想看一下在经历了这种急行军似的迎亲路程后新娘狼狈不堪的模样。 

一定很有趣! 

这样想着,加隆挺直腰身,气定神闲地注视着越来越近的被骑兵护卫着的马车。 

城堡里的人已全都惊动了,纷纷跑出来张望。原先呆在大厅里的另外几个观礼贵族也走了出来。 

“这下加隆是甩不掉这桩婚事了!”黑发的修罗·德·纳莫尔子爵笑眯眯地说道。 

“可怜啊!跟不喜欢的女人结婚真是悲剧!”蓝发的迪斯·德·马克斯男爵连连摇头。 

“真正可怜的是那位朱丽叶特小姐吧?”一直很少说话的墨绿头发的卡妙·德·帕斯托雷伯爵淡淡地说道。 

“说的也是,加隆不喜欢这位小姐,婚后肯定要另找情妇来愉悦自己,只可怜他的夫人要独守空房了!”修罗叹了口气。 

三人边说边向教堂走来。 

当他们刚走至加隆身边时,被二十多名骑兵护卫着的马车已冲进了城堡,当先一人正是艾奥里斯·德·杜朗侯爵。他本是皇家禁卫营的首脑,因为他处事谨慎,所以这次被撒加特别委托带领他的卫队前去迎接新娘,可见撒加对这件事的重视。 

好象少了好些人,加隆心中暗想,撒加派去的卫队应该有五十人,现在却只有一半左右,想是在长途跋涉中折损了。 

正想着,马车已奔到了眼前,车夫熟练地拽紧缰绳,硬生生将四匹喘着粗气吐着白沫的马拉住了。突然止住的马车受惯性作用的影响又向前猛地跳了一下,看到这情景的加隆乐得裂开了嘴,目不转睛地等着即将极不体面出场的新娘露面。 

此时,艾奥里斯已跳下了马,焦急地冲至马车门前,一边拉开车门,一边关切地问道:“朱丽叶特小姐!你没事吧?千万别有事啊!” 

他脸上的表情和声音里充满恐惧的担忧都让人感到他对车中人有着非同寻常的情意。 

站在台阶前观望的几个贵族讶异地怔了一下,都觉得艾奥里斯当着身为朱丽叶特未来夫君——加隆的面,表现出如此露骨的关心,实在是不应该。作为弟弟的艾奥里亚更是为哥哥的失态感到脸红。 

加隆却不以为然,觉得能让稳重诚实的艾奥里斯动心的女人说不定是个荡妇。这样倒好,自己可以毫无愧疚地出去找情妇了。 

车里的人并没如加隆希望的那样马上露面,只听到一个清灵悦耳的声音低声说道:“我没事,杜朗侯爵。不过我的侍女昏过去了,请您帮我一下。” 

艾奥里斯把身子探了进去,不一会儿,他抱出了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妇女。 

他扭头示意弟弟艾奥里亚,“来帮我一下!” 

一直在为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发愣的艾奥里亚清醒过来,连忙奔了过去。几个仆人也上前打算帮忙。艾奥里斯把侍女交给弟弟和仆人后,转身向马车里的人伸出了手臂。 

“朱丽叶特小姐,请下车吧。” 

“好的。不过请稍等一下,我需要整理一下。” 

听到车中人这样说的加隆心里乐开了花,心想你再怎么整理也还是掩盖不了你的狼狈。 

停了一会儿,一只戴着白色织花丝织长手套的手伸了出来,优雅无比地轻轻搭在了艾奥里斯的手臂上。紧接着一个身着华丽的象牙白绸缎礼服的丽人探出身来,抬眼向正盯着她看的众人微微一笑,随即轻盈地跳下了马车。 

除了头发有些许的凌乱外,她完全没有加隆先前预料的狼狈之态,整个人就象散发着光芒一样的精神。她的肤色不是贵族女子通常的那种带有病态的白晰,而是象充分得到阳光滋润的蜜色。镶嵌有珍珠的新娘花冠下一头浓密舒展的深蓝色卷发流泻至腰际,线条优美的鹅蛋型脸上一对如蓝水晶一样纯净的眼眸神采奕奕,嘴角噙着足以熔化石头的微笑。式样简洁而裁剪合身的礼服衬托出她纤细优雅的体态,举手投足间均有着让人难以言表的动人神韵。 

众人被她的微笑所迷惑,竟张口结舌不知说什么好。 

加隆怔怔地望着这个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新娘发呆。新娘的画像撒加给他看过,当时因内心的反感也没细看。残存的记忆里,那是一个长得还算秀美的羞怯的青涩女孩。完全无法与自己心仪已久的如天仙一般光彩照人的艾吉隆公爵小姐相比。 

眼前的这个女孩长相和画像中的人几乎不差分毫,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神韵,没有羞怯,没有畏缩,整个人都象跃动着火焰一样充满活力。 

这样的女孩,除了她的胸部平坦得象是发育不良外(不过想想她只有十七岁,这点还是可以原谅的),加隆实在说不出有哪一点让自己看着不顺眼。 

只是顺眼而已,还是无法爱上她,因为她根本不是艾吉隆公爵小姐!加隆回想起雪肤金发的心上人,内心又涌上阵阵酸楚。 

少女对众人讶异的目光并不理会,因为没看到自己的侍女的身影她有些焦虑。 

“我的侍女呢?她在哪里?” 

“我的弟弟已带人去安顿她了,您放心,朱丽叶特小姐,她不会有事的。”艾奥里斯很温柔地安慰道。 

少女显然对艾奥里斯很信任,焦虑的神情消退了不少,重新展露出迷人的笑靥。 

“谢谢!” 

在两人交谈声中逐渐恢复常态的几个观礼贵族又开始轻声议论起来。 

“这姑娘好高啊!不过配我们身材高大的加隆·德·弗莱西尔伯爵还是挺和谐的!”迪斯低低地窃笑道。 

“很漂亮!虽说不上倾国倾城,不过笑起来也是能颠倒众生!”修罗慎重其事地说道。 

“你该不是象艾奥里斯那样迷上她了吧?”迪斯惊讶地看着修罗。 

“说哪里的话?我可是有未婚妻的人了!” 

“只是未婚妻而已嘛,毕竟还不是你的妻子。即使你已经有了妻子,你想要另找个情人她还能管得着吗?” 

虽然明知道修罗是很正派的人,迪斯还是忍不住想要调侃他一下。果然,修罗的脸上顿时飞起了恼怒的红潮。在他发火前,一向不喜欢介入这两人经常性的无聊纠纷的卡妙突然说话了。 

“艾奥里斯对这位朱丽叶特小姐的感情只是出于象对待疼爱的妹妹一般的关怀,完全不象迪斯想的那么暧昧。” 

“是吗?你从哪里看出来的?”迪斯急急地问道。 

“眼睛。艾奥里斯的眼神很坦然,朱丽叶特小姐的眼神也是如此。不过这位小姐……”卡妙沉吟着,似在犹疑,“有些地方说不出的……” 

他最终没说出心里的疑惑。 

听着背后的闲聊声,加隆看着对艾奥里斯微笑的少女,心中很有些不快。他可不认为少女和艾奥里斯之间是清清白白的,因为一个有教养的贵族女子是绝不会和不是自己丈夫的陌生男子眉来眼去的。 

再怎么说,自己也即将是她的夫婿,这个女孩怎能当着自己的面对另一个男人笑得那么甜?是还没成婚就打算给自己戴绿帽子? 

怒气集聚到了他海蓝色的眼眸里,他冷冰冰地开口道:“朱丽叶特小姐,你准备好和我结婚了吗?” 

少女转过身来,水晶一般清亮的眼眸在注视加隆时闪了一下,仿佛有什么有趣的事让她感到好笑,她的嘴角兴味地一抿。她趋步上前,走至加隆面前,优雅地行了一个屈膝礼。 

“我已经准备好了,爵爷。” 

此时,加隆完全把先前自己发誓要让这个新娘出尽洋相以及刚才怀疑她有不轨行迹的心思抛在了脑后,他被眼前这个无畏的少女那双流动着傲然自得的神气的眼眸给迷住了,竟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臂。 

少女微笑着一提裙摆,上前挽住加隆的手臂,两人一同向教堂里走去。 

几个观礼贵族跟在他们身后。 

“我觉得朱丽叶特小姐象狄安娜女神一样迷人!有一种很英气的俊美!”修罗低声对卡妙说道。 

“是啊,英气……”卡妙低喃了一句,“这正是让我困惑的地方。” 

修罗不解地看了他一眼,等着他继续说下去。但卡妙却住口不说了。 

安置好侍女的艾奥里亚匆匆赶了过来,正在与走在最后的哥哥交谈。 

“朱丽叶特小姐的侍女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受了惊吓而已,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那就好。”艾奥里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心有余悸地说道:“你不知道,艾奥里亚,这次的行程好险!半个小时前我们经过来这里的一座桥时,差点全部掉进又宽又深的河里!幸好那桥是在朱丽叶特小姐乘坐的马车经过后才断裂的,所以我才能带着剩下的一半人马护送朱丽叶特小姐赶到这里。” 

“那桥好好的怎么会断了呢?”艾奥里亚困惑地问道。他来时也经过了那座桥,印象中那桥很结实。 

“不知道,或许该查一下……”艾奥里斯望着加隆的背影若有所思。 

两兄弟的谈话隐隐约约传到了加隆的耳朵里,他拧紧了眉毛,心中暗骂自己派去毁桥的人是一群饭桶。 

走在他身旁的少女瞟了他一眼,眼眸里泛漾着嘲弄的光芒。 

婚礼很简单,神父生怕加隆一时心血来潮又捣出什么乱子来,所以在念完一段极短的祷词后立既切入正题。 

“加隆·德·弗莱西尔,你原意娶朱丽叶特·德·塞维涅为妻,发誓永远爱她保护她,不论是贫穷还是疾病都不会抛弃她吗?” 

加隆哼哼了两声,似乎根本不想作这个承诺。 

神父的神色严厉起来,“请回答,大人!” 

加隆皱起了眉头,还是不想回答。他正为自己竟会对初次见面的朱丽叶特产生某种让他自己都困惑的情愫而深感不安。 

这个女孩绝不是他渴望的爱人,他爱的是如天使一般圣洁迷人的艾吉隆公爵小姐。但面对这个正专注地盯着他看的女孩,他还是说不出拒绝的话。 

他为此而困惑。如果是对方楚楚可怜的表情勾起了自己的同情心,倒还可以理解。但现在对方明明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只差没张口说,“我知道你会拒绝,说吧,说吧,我正等着这句话呢!这样我就解脱了。” 

我不会让你如愿的!加隆瞪了一眼乐滋滋的新娘。 

当神父再度提醒他回答时,他勉强之极地回答道:“就这样吧,我答应就是了。” 

本以为会看到新娘失望沮丧的神情,却不料她竟冲着加隆狡黠地一笑。那一闪即逝的笑容让加隆怎么看都象是在嘲笑自己落入了她的圈套。 

加隆的头脑开始混乱起来。 

她不会是本来就希望成就这桩婚事吧?可她先前的表情怎么那样古怪? 

在他胡思乱想之际,神父向新娘提了同样的问题,新娘泰然自若地微笑道:“我愿意。” 

接下来是交换戒指。 

加隆执起新娘的手,玩味地打量那形状美好的修长的手指,心想有这样好看的手指,身材也一定挺不错。他不由自主地想像自己抱着这个女孩翻云覆雨的充满情色的画面。 

仿佛是感应到了加隆不洁的思维,新娘的手巨颤了一下。加隆抬起眼皮,正好迎上那双突然变得冷冽的蓝眸。在触及到加隆的目光后,新娘垂下了眼皮,掩住了她那森然的目光。 

好奇怪的眼神!仿佛是能看透我的心灵…… 

加隆一边暗自思索,一边把钻戒推入新娘的无名指。新娘也默默地给加隆戴上了钻戒。 

看到双方都交换完戒指,神父松了口气,脸上明显露出大事已成的表情。他一改先前的严肃,用很愉快的腔调说道:“大人,你可以吻新娘了!” 


评论(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