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闲人

替嫁新娘(13)

“银眼”的到来令米罗大为振奋,但同时他也知道这次时间女神并不站在他这边,如果还不能尽快突破眼前的僵局,那自己就只有束手待毙了。 

剑锋随心意而动,雪白的剑光犹如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以锐不可挡之势由上而下斜劈向卡妙。这剑气如虹的斩击仍被卡妙给挡住了,但同时卡妙也被这强烈的攻击震得手腕至肘部一阵发麻,长剑几乎要脱手而出,身子也被逼得连退数步。稳住脚步后,卡妙的眼中又闪过对方挥击而来的剑影,他没有正面接下这一击,侧身闪过,随即以绝妙的角度斜刺出一剑,挟带着强劲的风势袭向米罗的脖颈。米罗的剑在半空中画着银白的弧线,向上挑开卡妙的剑,剑锋相斥,激起阵阵火花。卡妙趋步上前,长剑再度挥出,动作宛如流水般优美流畅。这看似缓慢的一剑所蕴涵的杀气与米罗刚才逼退卡妙的那一剑不相上下。米罗刚横剑欲挡,卡妙的剑在挥出一半后,剑势突然增强,其速度与劲力都超过米罗的预料,他不敢硬接,迅速收回已挥出一半的剑势,以黑豹般敏捷的动作避开卡妙的攻击。卡妙击空,而米罗自己也因身体失去平衡侧身倒向地面。 

击空的卡妙重整态势,再度迅猛地逼了上来。米罗处于劣势,手中的剑无发展开,只得连翻几个滚避开卡妙刷刷连刺的三剑。其中一剑扫过他的面颊,凌厉的剑风刮得他脸生疼。当卡妙的第四剑以更快的速度急刺他的胸口时,米罗似乎连翻滚的时间都没有了,他仰躺着,举剑横胸,透入林间的阳光被光亮的剑面反射出一片耀眼的光芒。卡妙的眼睛被突然闪出的强光刺得一时无法睁开,手中的剑顿住。米罗抓住时机,以极惊人的速度一跃而起,同时挥舞长剑反击卡妙斜劈而来的一剑,剑身一次又一次地激烈地交缠着,又卷入似无止境的相互咬噬。 

在刚才那生死的一瞬间,观战的艾奥里斯和“银眼”也再度发生了一次小冲突。“银眼”在看到米罗倒地的一刹那急红了眼,什么也不顾地向卡妙的背心扑去。艾奥里斯也迅速挥剑试图阻挡它,但“银眼”仿佛是宁愿自己被一剑穿心也要在卡妙的身上咬上一口,不得已,艾奥里斯只得改以剑身平击“银眼”的头部,“银眼”抵挡不住,全身脱力,半昏厥地扑卧在地上。 

艾奥里斯收回长剑,继续观战。他心中有些诧异,自己为什么会不忍心杀死这匹狼?难道是它那份舍生忘死的忠心感动了我吗?他苦笑了一下,有这样忠实的狼守护,黑衣人还真是不简单啊! 

激战中的米罗注意到了“银眼”的异样,他没看到刚才艾奥里斯做了些什么,所以也就不清楚“银眼”是死是活,但“银眼”近似瘫软的趴伏姿势已让他心惊肉跳了。 

这样下去不行啊!他的眉头紧拧起来。从刚才起,一直处于守势的卡妙似乎看穿了他急于以进攻来制造脱身机会的意图,一改先前的防守态势,以积极猛烈的攻击来压住他、缠住他。而他因先前一连串拼尽全力的进攻消耗了太多体力,也无法再进行有力的反击,他原本的优势——速度,随着体力的消耗也在渐渐失去。 

这样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了!难道我和“银眼”就要这样莫名其妙地、毫无意义地死在这一片陌生的土地上?他第一次萌生了悔意,真不该答应这个荒唐的计划…… 

卡妙的长剑在半空中呼啸着、以似要将空气斩断的气势向他劈来,手腕酸软无力的米罗免力击出一剑,剑身相撞的瞬间,他顺势向后滑去,以卸掉卡妙剑上传来的大部份力道。卡妙后一击迅速逼上,米罗再度后退,挡下卡妙的一剑竟象似强驽之末一般无力,逼进的卡妙甚至能看到他鼻尖上流淌下来的冷汗。卡妙心中一喜,不给对手喘息之机,长剑再度如暴风般挥舞着击向对方。这一次,才一交锋,米罗的剑就因重击而脱手,剑身在半空中飞舞回旋,闪闪发光。 

结束了?卡妙有些许的诧异,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心中的疑惑令他把剑停留在了已两手空空的黑衣人的胸前。 

结束了!艾奥里斯松了口气,他在惊叹刚才决斗的精彩的同时,也急切地盼望它的终结。两个人都没受伤真是太好了!他没去深想自己为什么不希望黑衣人受伤。 

此时的黑衣人眼神中充满了迷惘和沮丧,似乎他也没想到、也不相信竟会这样快就决定了胜负。他的双肩无力地下垂着,身形透着疲惫,仿佛只要有人轻推他一下,他就要不支倒地。 

这样的神情让艾奥里斯不禁心生同情,而卡妙疑虑的表情也消退了些。 

“让我来看看你究竟是谁。”卡妙语气平淡地说道。 

他的剑斜向上挑,意图挑开黑衣人蒙面的丝巾。眼看剑尖接近面颊,原本束手待毙的黑衣人身体突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后反折,做了个空翻,弹起的双腿飞踢卡妙的手腕。事出突然,卡妙来不及收回刺空的长剑,手腕吃痛,长剑飞了出去。见势不妙,卡妙迅速后撤,但黑衣人的速度比他更快,已如影随行一般逼了上来,寒光一闪,脖颈一凉,一把锋利的短剑已贴上了他的皮肤。 

一切的发生只在一眨眼间完成,让艾奥里斯完全没想到形势竟会逆转得这么快,想要伸出援手已来不及了。 

“别伤害他!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他害怕难测的黑衣人会为了逃生而刺伤甚至杀死卡妙。 

被挟持的卡妙却没有半点惊慌,脸上的表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几乎要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 

“你干得太漂亮了!”他由衷地赞叹道:“以机智胜过我的你是第一人!你故意让我击落你的长剑,引我与你近身相对,以战败者的表情让我放松警惕,最后那一招除了‘绝妙’二字我想不出该说什么好。每一步你都设计得很巧妙,但这样的计策也只有象你这样胆色过人的人才能完成。这次的决斗你赢了!” 

米罗冷哼了一声,并不答话,因为他不想让对方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他真的到了强弩之末了。不管他再怎么神勇,他毕竟只是个不满十五岁的少年,卡妙刚才的那一连串凶猛的斩击震得他内脏都快翻腾出来了,最后那冒险的举动也接近耗尽他的全力。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卡妙查觉不对,只要他用力一挣,那自己除非在此之前先杀死他,否则就只有任他击倒在地。他担忧地把目光投向“银眼”倒卧的地方,惊喜地发现“银眼”已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原本迷芒的双眼已变得清澈,看来它的问题不大,他略松了口气。下一步就是怎样想法挟持卡妙脱身了,但自己只要跨出一步也会让卡妙看出底细,怎么办呢? 

“你已经赢了,难道你还不想离开吗?”卡妙平静地问道。 

米罗惊觉自己竟走神了,他侧眼一看,只见卡妙的目光正象针一样直刺向自己的眼眸,有探究,有感叹,也有深深的遗憾和惋惜。 

米罗脑中闪过一念,他认出我来了!这念头象冰块一样让他的心透底的冰凉。 

“你可以走了,回家去吧,不要再回来了。放心,我们是不会追你的。如果你还不放心,那我就以我的剑起誓,我和我的朋友一定做到!” 

卡妙语带双关的话让米罗更加确定他的确认出了他,他的声音充满真挚,让米罗无法不相信他的誓言,而他也没时间再去细辩它的真假,他灵敏的耳朵已捕捉到了奔驰而来的马踢声,看来艾奥里亚他们快到了。 

不管了!赌一赌我的运气吧!他迅速抽回短剑,拼尽最后一点体力,跳上修罗的马,一个呼哨,“银眼”跳起来扑到他怀里,他一拍马屁股,马载着他飞驰而去。 

“你没事吧,卡妙?” 

“没事。” 

卡妙交抱双臂若有所思地望着消失的黑影。 

我应该没看错,那双眼睛绝对是“她”的!但是加隆又是怎么回事呢?他不应该什么也没发现啊!难道加隆出事了? 

一想到这里,他有些焦躁。 

“艾奥里斯,我们立刻回城堡!” 

他不待艾奥里斯回答,跳上自己的马急驰而去。 

以你的聪明,应该不会那么傻还跑回城堡吧……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