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闲人

替嫁新娘(20)

“我们去我的消夏别墅住一段时间,在那里你就可以不必穿女装了。” 

一个小时前,当米罗因发现马车行进的路线似乎并非是回城堡而迷惑不解地追问加隆时,加隆是这样告诉米罗的。 

他有这么好心? 

米罗满心的疑惑,虽然他也想尽早地从女性的衣着中解脱出来,但是加隆,他会这么好心地为我作想? 

米罗又一次偷瞟了一眼加隆,发现加隆还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他的心莫名地又漏跳一拍。 

在薰衣草田里醒来的时候,一睁眼看到的就是这样温柔的眼神。当时他的脸一下子火烧起来,不只是因为加隆的凝视,更主要的还是发现自己竟毫无防备地依偎在加隆的怀里,甚至象不肯放加隆离开似的用手臂紧紧地环住他的腰。对于在昏睡中做出这样丢脸姿势的自己,他感到羞耻难当。 

以为会听到他象先前一样趁机含沙射影地调侃他,却不料加隆什么也没说,只体贴地抱起他,沿原路返回马车。 

米罗越发困惑了,这个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加隆如果象先前那样用言语和行为来轻薄、羞辱他,他不会感到意外,因为知道他的目的就是想要自己难受和恐惧。但这一次,仅仅过了短短的几个小时后,他却象变了个人似的,不但毫无恶意的举动,对他反而只能用“柔情倍至”来形容。 

但是,这是真正的他吗? 

我怎么觉得自己仿佛是掉进了一个装满蜜糖的陷井呢?这个人,他所做的一切始终让我无法相信。 

因为内心的困惑,米罗也试图运用自己敏锐的第六感来感知加隆的意`图,但结果让他更加困惑。因为每当他这样做的时候,总是同时得出两个截然不同的答案,一个告诉他加隆很真诚,而另一个却警告他加隆非常危险。 

究竟哪一个答案才是对的呢?他苦思不得其解。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难题,以前的经验完全用不上。但他并没为此困扰多久,只一个转念,他就完全把自己从这种烦恼中解脱出来。 

何必管他是真诚还是另有阴谋呢?对我来说都是一样,因为我是不会对这种荒唐的感情作出回应的,所以,我只要坚守住自己的心灵防线就不会受到伤害! 

“看见了吗?那就是我的别墅,飘梦园!” 

加隆有些兴奋的声音打断了米罗的思绪,他抬起头望向车窗外,只见一幢两层高的白色华宅矗立在精心修葺、布局雅致的花园中间,如画一般的地坪向蜿蜒而过的河边伸展开来。白色的墙面在绿茵的衬托下显得十分醒目、别致,河边一座爬满蔓藤的古香古色的圆拱型石亭给周围的景色平添一层和谐、恬静的气氛。华宅的后面,株株高大繁茂的百年大树给屋顶洒下了清凉的阴影。 

与气势宏伟的阿利维城堡相比,飘梦园显得小巧、雅致,还带着淡淡的温馨气息,米罗从看到它的第一眼起,就从心底的深处产生出犹如回家一般的安心自在感。 

当加隆搀扶他下马车时,他已感到不远处有人正在专注地凝视他,那目光让他觉得象是冰的锋芒。 

好奇怪的感觉!即使是卡妙那样清冷的人,目光中都带着一丝暖意。而这个人却全然没有一点人类的气息似的,会是谁呢? 

他好奇地抬眼望去,门厅口的廊柱前倚着一个人,很浅淡的金发柔顺地披在肩头,精致如画的脸上一双浅蓝色的眼眸如无机物一般透明,浅红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却并非是不悦,只是单纯的没有表情。他的个子很高、也很苗条,上身穿的雪白的丝质衬衣因阳光的透视而浮现出纤瘦的腰肢阴影,紧身的暗棕色皮裤、鹿皮筒靴勾勒出修长优美的腿线。 

美得就象一件冰冷的水晶雕像,这就是米罗对那个人的第一印象。 

他疑惑地转头看了一眼正在微笑着向那人打招呼的加隆,“他是谁?” 

“我朋友,米洛斯。” 

米罗注意到他没介绍那人的姓,虽觉得有点怪,却也没想多问。正猜想着加隆会怎样向对方介绍自己时,双脚突然离地腾空,他再次被加隆抱了起来。 

“嗨,米洛斯,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不理会米罗小小的挣扎,加隆愉快地抱着他朝门厅口走去。米洛斯偏了一下头,看着他们,象是打量什么奇怪的东西似的眼神让米罗有些微的不快。 

“我有点事耽搁了,明天一早就走,不会打扰你的。” 

米洛斯慢吞吞地说道,声音有如玻璃杯里的冰块一样的清冽而毫无温度。 

他再次细细看了一眼加隆怀中的米罗,转过身先行进了屋。 

奇怪的人!米罗再次感到迷惑不解。加隆没向他介绍自己,他也不问,看加隆和自己的眼神也很是无礼,这样奇怪的朋友倒也真是希罕。 

走进客厅的加隆并没停下脚步,继续朝楼上走去。 

“米洛斯,你等我们一下,我们要先上楼换一下衣服。” 

“嗯。” 

坐在沙发上的米洛斯无所谓地应了一声。 

一直到了二楼的主卧室里,米罗才开口问道:“你那个朋友是不是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他这样问是因为有一种说不清的直觉。 

“可能吧。” 

加隆一边敷衍地答道,一边把米罗放到床上。 

“什么话!你说出去了那他自然会知道!” 

“我没说,”加隆笑道:“不过米洛斯人很聪明,任何人只要让他看上一眼,他就能把对方的底细看出个大概。” 

“是吗?那倒真是有趣!” 

不相信他话的米罗冷笑了一下,但随即他的脑中闪过米洛斯看他最后一眼时如直击灵魂的眼神。 

或许他真有那样的本事也说不定?但是……他有些不甘心地想,他也只能看到我真实的外表。 

正想着,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加隆走过去打开了门,一个棕发的中年男子提着一个皮箱站在门口。 

“大人,您的箱子。” 

“嗯。”加隆接过了箱子,“让约瑟把马车赶回去,两个星期后再来接我们。” 

“是,大人。” 

棕发男子直到离开也没看米罗一眼。 

加隆把皮箱放到床上,一边打开一边对呆坐着的米罗说:“你原来的衣服弄脏了,不能穿了,所以我就把我以前象你这么大时候穿的衣服让人找了出来,你暂时将就着穿,等城堡那边的裁缝赶出来就给你换新的。” 

米罗看着加隆拿出一件粉蓝色的袖口镶有手织花边的锦锻外套及配套的银色领巾。 

“你那时就穿这个?” 

“是啊,怎么?觉得不够时髦?” 

“不是,只是觉得脂粉气十足。” 

“那倒是,”加隆笑了起来,“看来你不喜欢这套,那就另选一件吧!” 

最后还是选了一套银灰色的套装。 

一边帮米罗脱去身上的女装,一边看着米罗一脸戒备之色的神情,加隆有些好笑地问道:“还是那么不相信我吗?” 

米罗不吭声。 

加隆叹了口气,“我不会对你做你不喜欢的事的,这一点你不要怀疑。” 

米罗还是不吭声,目光却转向一边,慢慢地移向窗外。窗外似乎有什么吸引住了他,他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你那个朋友……” 

“嗯?”加隆帮米罗把扭扣扣好。 

“……我不认识,我看我还是留在这里更好些。” 

加隆直起了腰,“你若是不想下去那就留下吧,这里有些书,你可以拿来看看解闷,若是乏了就躺一会儿。” 

“嗯。” 

“晚饭时我来接你。” 

加隆的脚步声消失后,米罗挣扎着靠着床柱站了起来,他一步步艰难地挪向窗口。窗台上摆放着一个花盆,里面长着一株一尺来高的绿色植物,叶片成羽状,背面长有细小的毛刺,柔嫩的枝头绽放着一朵浅蓝色的伞状小花,花心正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淡香。 

“脱力草,真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找到你了!”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