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闲人

替嫁新娘(43)

新的一天在濛濛细雨中拉开了帷幕。 

绵绵不绝的灰绿色雨丝在游吟诗人的眼里是浪漫的琴弦,但在与敌军对峙的西路军将士心中,却象是捆缚他们的丝绳一样地让他们不快。 

不远处就是昨日慢河会战的战场,目光所及,到处是披着残破战甲的尸体,外翻的血肉、裸露的白骨触目惊心,空气中弥漫的浓浓的腐臭味更是强烈地刺激着每一个西路军将士,令他们灰暗的心情更加阴沉。 

身处于这郁闷氛围中的西路军统帅阿布罗迪的心中尤其火大,一张俏脸冷得如十二月的冰雪,湛蓝的眼眸则因浑身赶也赶不走的疲乏而燃起了怒气的火焰。 

几乎是带着刻骨的痛恨,他怒骂了一句,“该死的天气!该死的敌人!” 

旁边的副将有些不安地看了一眼脸色阴得象从地狱归来的统帅,心中暗道,但愿他能平息怒火,不然,那些叛军呆会儿就要尝到被碾成碎沫的滋味了。

确切的说,双方的较量在凌晨一点就开始了。 

几乎是在阿布罗迪放下酒杯准备休息时,他安置在叛军营地周围侦察敌方动向的暗哨中的一个放出了红色火箭。按照先前的约定,有敌情就放红色火箭,无事就放蓝色火箭,因此阿布罗迪马上断定是敌人想趁夜色逃遁,他立即下令全军整队出发追击敌军。 

仅花了不到十分钟,西路军的两万将士就已精神抖擞地排好了队列,只待统帅一声令下,就要如下山猛虎一般扑向敌人。却不料,立于阵前的阿布罗迪才刚张口,发出红色火箭的地方竟又放出了蓝色火箭。 

“怎么回事?”副将忍不住脱口问道。 

阿布罗迪星眸一寒,“全军待命!斥侯立即出发赶往出事地点查明情况!” 

他直觉自己是被对方摆了一道,但若不弄清楚原由,他还是无法放下心来。 

二十分钟后,满头大汗的斥侯骑马赶了回来。 

“报告大人,哨点的哨兵说因看到有大队敌军冲来,所以就放了红箭,却不料他们晃了一圈后又回去了,因无事所以又放了蓝箭。” 

阿布罗迪细致的薄唇扭曲了一下,“大队敌军?究竟有多少?” 

“走近了才看清只有约一百骑兵,他们在马尾上绑了树枝,所以……” 

“哼!”阿布罗迪脸色微微发青,咬着牙吐出一句,“现在就跟我玩上了!” 

身旁的副将此时也明白了敌方的用意,他们是打算以扰敌之策疲惫己军,因此以后的几个时辰里,红箭会一而再地出现。

命令军队解散后,跟随阿布罗迪回大帐的途中,副将问道:“大人,我们是不是也该回敬他们?” 

“回敬?”阿布罗迪冷笑道:“那不就正中他们的圈套?你动动脑子想想看,他们中午就打垮了北路军,却并不趁此空隙逃窜,而是一直呆在这里,你说他们这样做是为什么?” 

副将略一犹豫,“难道是在布置陷阱?” 

“除了这我想不出别的理由。北路军惨败的情形我们也看到了,对方也算是用计的高手,而且现在又是深夜,周围的情况我们都不熟悉,如果此时因一点小搔扰我们就沉不住气,只怕派多少人过去就会损失多少。这个账你算算吧,看究竟值不值!” 

“属下愚钝!”副将一脸惭愧之色,“那我们是不是就不用理会他们的搔扰呢?” 

“不,那样也会中计!”阿布罗迪微眯了一下眼,“对方用的是虚虚实实之计,我们理会就是搔扰,我们不理会他们又可趁机溜走。所以我们不但不能放松警惕,还要不时地派人去查看我们的暗哨有没有被他们破坏利用。” 

“属下明白!”


评论

热度(48)

  1. 臭猪宝宝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霜月遥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月光宝石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4. 洛子伊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5. 鸣人不做暗示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