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闲人

替嫁新娘(59)(隆米)

“你这个笨蛋!如果就这么死了,那他怎么办?”

“什么?”加隆有些茫然,又有些心颤。

“哎,说你什么好呢?” 拉达曼迪斯责备的眼神中多了些打趣,“连殉情的事都搞出来了,真不知该说你是痴还是傻。你不要着急,我告诉你吧,他没有死,虽然这让我也很吃惊,但他的确没有死……”

拉达曼迪斯后面说了些什么,加隆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的心被“他还没死”这几个字挤得满满的,再也盛不下任何东西。不顾拉达曼迪斯的阻拦,加隆支撑起虚弱的身体,踉跄着来到米罗的床前,一遍又一遍吻他还凉凉的脸庞,发白的唇,喜极而泣的泪水象决了堤似的不断地滚下,润湿了米罗散落在床单上的凌乱的发。

“上帝,虽然我无数次地诅咒过你,但这一次我得感谢你,感谢你把我最爱的人还给我!”

鹰团启程回巴黎的前夜,拉达曼迪斯告诉加隆,米罗的伤势已趋于稳定。

“我得说他的体质异于常人,自我修复的能力之强是我平生罕见,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他能活过来的原因所在。不过他还需要小心的看护,彻底的治疗,以他现在的情形来看,要醒过来还需要一段时日,彻底地康复则可能要在半年之后。”

闻听此言的加隆暂时放下了心,他低着头想了一下,说道:“拉达曼迪斯,跟你商量一件事,我需要你的帮助。”

“说吧,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帮。”

“不要把他活过来的事告诉任何人,我不想再有任何意外。”

“我明白,”拉达曼迪斯理解地点点头,“我会保守这个秘密的。”

就这样,米罗死而复生的消息被两人小心地隐瞒了下来。

米罗是在回到飘梦园后的第二个晚上醒过来的。

那天是个满月天,深蓝的夜幕上挂着又大又圆的月亮,群星如璀灿的宝石散落四周。加隆永远都忘不了那银蓝的月色是多么美丽,掠过树梢的风有多么轻柔,林间小鸟的鸣叫甜蜜宛转。

凝望着那双久违了的如水晶一样清澈的眼眸,被狂喜冲昏了头脑的加隆满肚子的话竟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能象个纯情的傻瓜一样,反反复复诉说着“我爱你,我的生命里不能没有你”这样毫无新意的呆话。

“加隆,”忍不住流下热泪的米罗回应着加隆不厌其烦的爱语,喃喃地低唤着加隆的名字,“你是个傻瓜。”

纤细的指节在加隆恍神的同时缠上了他的指节,十指相扣的那一刹那,加隆明白他终于赢得了这个他深爱着的少年的心,幸福的大门正向他敞开……

幸福,是的,加隆丝毫不怀疑自己是幸福的。

虽然身体还很虚弱的米罗一天中的大部份时间都在昏睡,但只要能看着他血色渐增的睡脸,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加隆就觉得很安心、很快活。而打开心结的米罗更是个坦率而真诚的爱人,他从不讳言自己对加隆的爱,只要有精神,他就会把加隆想知道的、他喜欢他的每一点详详细细地不厌其烦地诉说。虽然有一次,他歪着头说喜欢上同性的自己是不是有点奇怪,但面对加隆忐忑不安的眼神时,他又笑着说,“我奇怪,你更奇怪,两个奇怪的人在一起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后来,他更抓住加隆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你知道吗?我是不甘心还没听到你是真心爱我的话就死去的,所以我怎么也要挣扎着从死神的手里逃脱出来,听你对我说,你爱我。为了这句话,我什么都可以放弃,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你是男的又怎么样呢,只要你是真心爱我的,我就是幸福的。幸福对我而言就是两个人真诚地相爱。”

加隆流下了热泪,他觉得这世间再没有什么爱语比这更能让自己心醉神迷,更能让自己万劫不复!他一边亲吻着爱人坦白的唇,一边深情地诉说着自己的心意,“为了你,下地狱我也不在乎!”

如果没有那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加隆深信他就这样永远地幸福下去了。但鹰之翼,隶属于他的情报网,向他传来了海峡那边惊天的消息,蔷薇公爵,那个本以为早已死了的王者出现了,他即将君临英格兰的大地!

为什么会这样?加隆感到了强烈的不安。他对蔷薇公爵并无憎恨之意,但他的出现将改变米罗的身份,如果米罗成了英格兰的王子,自己还留得住他吗?

是的`,米罗把他的心、他的爱都毫无保留地给了自己,加隆也丝毫不怀疑他绝不会为了一个尊荣的地位而抛弃对自己的爱。但蔷薇公爵是他的父亲,是他不惜掀起惊涛骇浪也要拯救的父亲。虽然他所谈不多,但加隆还是能从那些只言片语中感到,他有多么渴望得到这个唯一与他有血亲关系的亲人的爱。如果蔷薇公爵要带他离开,他会做何选择呢?

痛苦和焦虑折磨着加隆,他不敢告诉米罗,只能在每个晚上看着米罗的睡脸无声地问着,“我该怎么办?”

越担心的事来得越快,沙加到访的消息让他的心凉了半截,但他还是急急地赶回了城堡,只因心中有个小小的期盼,“如果一口咬定米罗死了,是不是就能阻止蔷薇公爵的到来?”

可是沙加的话彻底打破了他最后的希望。

一切都不可避免了,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呢?加隆不竟有些茫然。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