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闲人

莫方:

【福华】生而为人
(五)
John醒来的时候,sherlock的手臂还搭在他的腰上。
他尝试着扭了扭腰,下身却如撕裂般疼痛,sherlock一向浅眠,John的动作吵醒了对方,难得的是,sherlock的起床气并没有发作,反倒是条件反射般轻轻揉着John酸痛的腰。
sherlock的声音带着半梦半醒的沙哑,“还疼吗?”他问。
“嗯……有点……”John不太适应这样的关系,往床边挪了挪。
sherlock长臂一揽,反将他往自己这边拉得更近,像小孩子死死抓住心爱的玩偶,不肯松开John。
“I will give you time,but you also need to give me
time”sherlock抱着John,没有睁开眼睛。
John再醒来的时候sherlock已经不在床上了,他睡的位置陷下去一大块,冰凉,sherlock离开很久了。
John试图起床可是腰间的酸痛让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他只能靠坐在床头,这才看见,床头放着咖啡和饼干,sherlock留下张字条:我去勘查现场了,这是你的早餐。
SH
John吃了两块饼干后端起咖啡小口喝着,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觉得自己真是疯了,却疯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他甩了甩头,困意依然停留在他脑海里。
“sherlock爱我”
这个句子在他脑海中不断的翻腾着,堵得他说不出话来,“该死,或许我该离开这里好好冷静一下”John自言自语。
可是困意袭卷了全身,“well,或许我该先睡一觉再说”John认命的躺下,将自己埋在sherlock的被子里,四周充盈着sherlock的气味,让他莫名有些安心。
John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只知道自己睁眼时天已经黑了,而sherlock靠在床头读一本瑞典文的书。
“嘿,sherlock,你回来了?”John昏昏沉沉的开口。
“yes,I came back”sherlock放下书伸手揉了揉John的头发,被John一掌拍开。
“我睡了多久?”John努力将自己撑坐起来与sherlock平齐对话。
“我计算的没错的话,一整天,John”sherlock重新拿起书。
“一整天?”John惊叫道,“我怎么会睡一整天?”他看了看刻意绷着脸的sherlock,“该死,你给我下药了对吧?”sherlock耸耸肩,不置可否。
“damn it!sherlock!how dare you!”John脸涨得通红,像只发怒的猴子。
“你这白痴sherlock”John顺手挥拳,打在sherlock的脸上。
sherlock委屈的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拉着John的睡衣,“John,我这是防患于未然,万一你醒来之后想离开我怎么办,现在案子的紧急程度根本容不得我有多的时间来找你。”sherlock眨着眼睛把漂亮话说到了极致,又用案情来转移了John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John停止了对sherlock的攻击,“案情?紧急到什么程度了?”
sherlock露出得逞的笑容,开始讲述今天的发现。
sherlock早上离开221b之后先去了Edison家,“借”来了雷斯垂德的警官证。
“morning Madam”sherlock脸上浮现出“温暖”的笑容,“我是苏格兰场的警察,我想向您了解一些情况”
Edison太太不疑有他,将sherlock请进了门。
Edison太太陷进沙发里,端着一个精致的红茶杯,手微微发抖,显然还不能接受自己唯一的女儿就这样离开自己的事实。
sherlock只当没看到她的紧张,有模有样的拿出笔记本和笔准备开始“例行询问”。
“您最后一次见到您的女儿是什么时候?”sherlock的声音透着一股掩盖不住的冷漠,让Edison太太打了个激灵。
“大概是五天前的早上”Edison太太的声音发哑,“她一大早起来翻箱倒柜的找她那条蓝色的裙子,把我先生吵醒了,他把我叫醒,让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那条裙子还是我找出来给她的。”Edison太太提到女儿情绪显得有些激动。
sherlock环视四周,问:“请问Edison先生现在在哪儿?我注意到他好像不在家”
“是的”Edison太太偷偷抹了抹眼泪,“自从女儿出事之后,他比我更难过,他的心理医生说他心理压力太大,所以他离开了这座城市出去散心了。”
“您丈夫离开了?”sherlock眯了眯眼睛。
“是的”Edison太太肯定的回答。
sherlock例行询问了其他的细节就准备离开了,在向Edison太太道谢以及致歉之后,貌似随口的提了一句,“您知道您丈夫去了哪里吗?”
Edison太太仔细想了想,从壁橱上拿出一张来自芬兰的明信片,“他想他应该是去了芬兰吧,你知道,我悲伤到没办法在认尸单上签字,还是他签字的呢。我女儿一直想去芬兰,他压力那么大,去芬兰也算是完成女儿的遗愿吧。”她抹着眼泪送走了夏洛克。
伦敦的天气一如既往的阴冷,sherlock裹紧了外套走在大街上,想着John此时此刻如果在的话,抱起来应该很暖和。
John和Hudson太太坐在沙发里,桌上放着三个红茶杯,其中一个已经见底。Mycroft不在,看来是离开了。
Hudson太太笑容可掬的看着sherlock,苍老的手拉着John的手轻轻拍着。“oh~sherlock,打从你sherlock没说话,只是脸色和缓了许多,把冰凉的手搭在John的腰间,想着Hudson太太为什么还不走,他比较喜欢另一种取暖方式。从你们住进来我就知道了。”
John隔着衣料都感受到了sherlock的寒气,细细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低头干咳了一声。
Hudson太太听见John的咳嗽声,抿嘴笑着,做作的起身离去,走之前还不忘拍了拍sherlock的肩膀,传达了几分“任重而道远”的意思,“过来人”的风范彰显无疑。
sherlock看着Hudson太太从外面关上门,顺势倒在John的腿上,“John,I'm so tired ”

评论

热度(23)

  1. 网上闲人莫方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