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闲人

替嫁新娘(19)

米罗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朦胧,斜上方有微弱的光线透过象是窗帘一样的织物照射进来,形成蓝灰色的光晕。他的身子屈曲着躺在一张丝质面的长椅上,正在随着椅子的颠簸有节奏地晃动着。他有片刻的迷惑,随即明白过来,他正躺在一辆奔驰的马车里。 

“你醒了?” 

昏暗中有人轻声问道,紧接着一双手伸了过来,搂住他的腰,把他抱了起来。 

“谢谢,我自己坐得稳。” 

米罗挣扎着想要离开那个宽厚的胸膛,但搂住他腰的人却没有放松的意思。 

“睡得好吗?” 

加隆温热的呼吸轻吐在他的脖颈,微痒的感觉让米罗颤抖了一下。 

“睡好了,你可以放手了!” 

“不放,永远不放……” 

象是要米罗相信他的决心似的,加隆收紧了双臂,让米罗的背紧紧地贴上自己的胸膛。 

米罗僵直着身子坐着,极力平复自己狂跳的心。 

“告诉我,你到底打算把我带到何处去?” 

等了好久也没听到加隆回答,正想再次斥问,加隆却突然轻声温柔地说道:“闻到香气了吗?” 

“什么?” 

一时没明白过来的米罗微怔了一下,这时一缕淡雅的香气透过窗帘细细地渗透进来。 

“那是……薰衣草的香气!” 

“是的。” 

加隆伸手拉开了窗帘,顿时,艳丽的阳光洒满了宽敞的马车车厢,如诗如画一般的景致扑入米罗陶醉的眼帘。 

湛蓝的天空中飘浮着绒毛一样的白云,金色的太阳使人眩目地辉耀着,一望无涯的深紫色花海随着清爽的微风波动起伏,群群蜜蜂在花丛中穿梭忙碌,绚丽的蝶影在其间翻飞舞动,仿佛万物都沉浸在那既热烈又柔和的、让人迷醉的紫色芬芳中。 

米罗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这样大片的薰衣草田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心中不禁为那奢华的美丽所倾倒。 

“象你的眼睛……”加隆叹息道。 

“嗯?” 

米罗莫名其妙地回头瞟了一眼加隆,加隆脸上的某种只能说是痴迷的表情让他迅速掉转回了头,心在狂跳的同时,耳边传来加隆梦幻一般的低语。 

“你的眼睛在发怒的时候就转变成这样迷人的紫,我今天早上看到时,就想让你来看看这片紫色的花田。” 

深情得让人化掉的嗓音让米罗感到从未有过的心慌意乱,他想要做点什么以打破这暧昧的气氛。 

“我想下去看看!”他挣扎着向前,把身子扑到车窗前,想了想他又加了一句,“可以吗?” 

“当然可以!” 

加隆伸出一只手敲了敲车厢前面的板壁,马车顿时慢了下来,稳稳地停住。 一个车夫打扮的黑发男子匆匆跑了过来,把车门打开。加隆抱着米罗跳下马车,回头吩咐车夫,“在这里等着我们。” 

“是,大人!”车夫躬身答道。 

加隆大踏步地朝薰衣草田走去,怀中的米罗扭动着身子想要下来。 

“你能等等吗?由我把你抱过去应该能省不少力气。”加隆的语气还是那么温和。 

米罗静默下来,总觉得那股怪异的、让他惊惶的暧昧气氛在他和加隆之间越发涌动得厉害,陌生的情感让他很是茫然。 

他知道加隆很喜欢他,但又因为他是男的而极力抗拒着这份感情,因此做出了一连串伤害他的举动,对于这样的加隆他应付起来游刃有余。因为深信加隆应该有理智使自己不越过那条禁忌之线,所以跟加隆的每次交锋他都看成是比智谋的游戏,并不怎么担心加隆会真的爱上他。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一觉醒来竟会看到一个对他好似对待宠溺的情人一样的加隆,这让他深感恐惧和不解。 

这家伙该不是脑袋坏掉了吧?竟然真的喜欢上一个男人?要不……要不就是他有更大的阴谋! 

相较前者,他更愿意相信后者,因为只要想到加隆象看待一个女人一样看待他,他就恨不能立刻死去。 

不管他打算做什么,我都得想法尽快离开这里! 

一边暗暗下定决心,米罗一边开口说道:“让我下来吧,我想要在草地上走走。” 

加隆停住了脚,这时,他们已到达了花田边,“好吧。” 

他小心地让米罗的双脚着地,为了能让他乏力的双腿慢慢适应承受全身的重量,他的双臂仍搂住米罗的腰不放,并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 

感受到他无处不在的温柔的米罗脸上微微地泛起了薄薄的红晕,说不清是羞涩还是恼怒。 

站立片刻后,米罗开始在加隆的搀扶下一步步走进薰衣草田,热爱植物的他暂时把身旁的尴尬事放置一边。 

“色泽很美呢!”他的手轻触了一下摇曳生姿的薰衣草,又深深吸了口气,“香气很纯,雅而不俗,恬淡而不浓烈,嗯,是最上品的薰衣草!布列塔尼亚还没有这样好的品种。” 

“喜欢吗?它们现在都是你的了。” 

米罗斜眼看着笑得很温柔的加隆,“你打算白送给我吗?如果是这样那我也只有勉为其难收下了,想想这样大一片花田应该能卖个好价钱。不过,如果是想以此做交换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那我就只有敬谢不敏了!” 

“嗯,算是白送吧,如果只有这样你才收下的话。”加隆笑了笑,伸手把米罗被风吹乱的发丝为他理好。 

米罗转过头去,借着眺望远方以避开加隆火热的视线。 

“象海一样啊!”他喃喃道:“真想自由地徜徉在这片薰衣草的海洋里……” 

“我来背你好吗?” 

米罗回过头,“如果你不对我下药我自己就能走!” 

加隆抱歉似的笑笑,“那件事我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够好,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对你下药了。” 

“那么,你这次的药效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总得两个星期吧……” 

米罗眼眸一暗。 

骗子!骗子!这种药下一次药效最多持续五天!你这样说根本就是打算还对我下药!我怎么能相信你呢?你不会对我安好心的! 

加隆不知道他内心正在怒火翻腾,依然温和地建议道:“……这次还是让我背你在花田中走走吧,这样你既欣赏了花也不会累着。” 

米罗低头想了想。 

“好吧,”他仰起头灿然一笑,“你这么好心,如果拒绝好象不大好。这样吧,你就把我一直背到花田的另一边吧,我好想知道它到底有多宽。” 

加隆眯起眼,笑得很高兴,“好啊,就这么说定了!” 

他当然知道米罗想把他累趴下,不过,能背着心爱的人一直这么走下去,走到死他都愿意。 

他轻松地把米罗背在背上,迈开长腿走入了花海。 

在齐腰的花丛中行进,伏在加隆背上的米罗有一种象是飘浮在花上面的奇妙感觉,一丝丝沁人心脾的花香从毛孔渗入他的骨髓,让他周身懒懒的,眼帘不由得沉重起来。 

“他们……他们走了?”他慵懒地嘟哝着。 

“谁?喔,你是问艾奥里斯他们吗?他们已经走了三个小时了。” 

“喔,那么……” 

加隆耐心地等待着,直到他感到肩头有个毛茸茸的脑袋垂了下来。 

又睡了吗?他笑了笑,不过这样也好,对你胸口的伤的愈合是大有好处。 

他轻轻把米罗有些下滑的身体往上抬了抬,继续向花田的深处走去。 

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想背着你这样一直走下去…… 


评论

热度(43)

  1. 李凯馨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青冥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